新闻

开国将军段苏权与苗家汉子的血肉情缘
编辑:严东波      来源:秀山网      发布时间:2018/1/2 11:25:37

开国将军段苏权与苗家汉子的血肉情缘

 

——一个“红军洞”尘封一段轶事 一座“红军桥”承载旷世情缘

 

在革命老区、中国西部武陵山区深处的重庆市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雅江镇江西村苏家坡,有一个看上去不起眼的山洞,名曰:“红军洞”。红军将领段苏权,就是在这里躲过了他生命中的一大劫难。在这大山沟沟里,至今还流传着一段家喻户晓的轶事。当年,雅江乡苏家坡苗族农民李木富,冒死掩护红军黔东特委书记兼独立师政委段苏权,用真诚、善良、厚道、朴实的胸怀谱写了一曲苗家山寨鱼水血肉情缘!



 

那是193410月,贺龙、任弼时、萧克、王震率领的红二、六军团(红二方面军前身),从贵州省松桃县经四川省秀山县挺进湖南省湘西洲,18岁的段苏权为独立师政委。

 

他和师长王光泽率800多人(枪仅400多条)奉命留下阻击,掩护主力东进湖南省湘西洲。段、王率独立师在黔东20多天内,坚持游击战,大小战斗20余次,调动和牵制1万多敌军,成功地掩护了主力向湘西挺进。

 

此后,他们率独立师东进湖南省湘西洲欲与主力会合,遭敌围攻,200多人被敌军分割,遭民团袭击,几乎全部遇难。段、王率余部600多人绕道梵净山,于1125日由贵州省松桃县进入四川省秀山县,进抵古镇梅江场。段苏权率通讯班几个战士走在队伍前面侦察,当走到梅江场中街时,突然,前面隐蔽的敌人开枪向他们射击,一颗罪恶的子弹,击中了左脚,重重地打穿了他的脚踝骨。他失去支撑,倒在街上,无法动弹,子弹还在不停地飞,几个战士奋勇当先把受伤的政委背了下来。

 

战士们听说政委负伤了,一心要为政委报仇,打红眼了战士冲进了街,占领了梅江场,开仓济民,于次日撤出梅江场。段苏权左脚踝粉碎了,无法站立,王光泽师长和警卫员把他扶上马。脚踝钻心地痛,为了不伤士气,他强忍着疼痛挺直了腰板,率队往雅江方向前行。

 

可是,无法遮掩的血不停地滴落下来,染红了山路。师长、战士们看到政委一路流血,劝说他上了担架。他的脚继续滴血,染红了担架。各地民团如闻到腥味的饿虎,蜂拥而至,一路发疯地围追堵截,战士不断牺牲、被俘、失散,无法甩开敌人。这时也弹尽粮绝,独立师陷入绝境。

 

天色阴森,细雨蒙蒙,是老天闪烁的泪花。师长王光泽清点了部队,沿着一条泥泞的山路向山坡爬去,战士们拖着空空的肚子和沉重的双腿,走在陡峭滑溜的山坡上,不停地摔跤。师长痛在心里,段苏权也很纠结,身为政委无法指挥战斗,不能为师长分忧,连路都无法走,还拖累4名战士轮流抬着自己,他心里的疼痛远远超过伤口。

 

敌人不停地前堵后追,战士们饿得头昏眼花。师长心急如焚,他必须迅速将余部带出秀山,赶到湘西和主力会合。一路流血的段苏权躺在担架上,脸色苍白如纸,没有药医治,痛得他紧皱眉头。

 

师长想把他寄放在老百姓家里养伤,但又不忍心开口。在白色恐怖下,老百姓谁敢掩藏一名红军伤员?即使有好心人肯收留,民团搜索得很严,也难藏得住啊!寄放等于放弃,可不寄放又怎么办呢?

 

秀山网讯 师长鼓了几次勇气,只好俯身向段苏权表示了要留下他就地养伤的意思。段苏权虽然知道留下后凶多吉少,但他不想因为自己耽误几百战友的生命,说:“就这么办吧,师长,你快带部队走吧!”

 

一个红军军官带着两名战士,把段苏权抬到附近的寨子,这个小寨,只有几户人家,他们找到了一个贫苦厚道的穷裁缝李木富,李木富见到段苏权伤得这么严重,动了侧隐之心,爽快地答应留下他养伤。李木富担心把他藏在家里危险,便领着抬担架的士兵上了他家的后山,来到一个月牙形的小洞,把他藏进洞里。军官和战士流着泪告别了政委,匆匆去追赶部队了。

 

李木富房屋后山坡的岩壁上,有一个岩洞。洞深三丈。洞口荆棘丛生,还有一棚棉竹掩盖着。他家历来就利用这秘密的岩洞来躲避兵屁匪患。10米左右深的小山洞阴暗潮湿,有一股泉水从洞里流出,喝水不发愁。

 

当夜,李木富和妻子祝文珍把岩洞打扫得干干净净,在洞中选择一个干燥背风的地方,抱来一捆稻草,铺一半在地下做褥子,留一半当被子,又找来一床棉被。然后安慰地说:“红军兄弟,你就放心在这里养伤,我们早晚给你送吃喝来,你放心,有我们吃的就有你吃的。”

 

第二天一大早,来了几个凶恶的民团,强迫李木富带他们到山洞来搜查,重伤的段苏权手无寸铁,无法抵抗。民团搜走了他身上的3块大洋,剥光了他的军装,他只剩下一条带血的裤衩,李木富歉疚地看着他,原来民团是听到了风声才追来的。

 

山风呼啸,段苏权冻得缩成一团。民团头子准备向他开枪,李木富便用手拦着说:“莫造孽啊!打他做什么,他脚断了,跑不了,图个财就行啦,莫害人家性命!”民团乡丁又拔出刀来准备杀他,李木富又说,“人都快死了,你们何必欠一条人命呢?可怜他吧!放他一条生路。”李木富是个裁缝,经常给这些本地团丁做过衣服,团丁都很敬重他,民团头目恶狠狠地瞪了段苏权一眼,吆喝着团丁朝东北方向(峨溶方向)追捕抬伤员的红军去了。

 

段苏权的左脚由于没能得到及时医治,感染发炎化脓了。李木富平时有治疮的特效药,妻子祝文珍的娘家是峨溶小河祝家的,在峨溶街上开中药铺,所以祝文珍也懂得一点医药,老两口经常为段苏权抓药换药。当时,民团乡丁到处找失散红军,由于怕走漏风声,李木富不敢请当地医生苏玉来家看病,只能去苏玉那儿买药。

 

后来李木富试探苏玉,得知他是知心的人,便把这事告诉了他。苏玉医生知情后,李木富每次送他一吊钱(即十个一百文铜钱),他总要多给一些药。

 

李木富每次都用煮过的竹片刮去段苏权脚上的脓,用冷盐开水洗净,撒上中草药碾成的药粉,他的脚渐渐消肿止痛了。

 

李木富白天外出缝衣,晚上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去看段苏权,看他的伤口是否有所好转,问他吃饭没有,只要看到段苏权从枕边取出熟红苕,李木富就放心了。

 

一个多月后,段苏权脚上的伤口基本愈合,只是脚板不能落地,李木富就做一只高脚马,让他左脚膝盖跪在上面,脚板不落地试走。勉强走得后,段苏权担心寨子上老百姓受到牵连,便要求离开。寨子上的人也说过,若村上保长杨老光晓得了,不光你李木富掉脑袋,我们全寨也要受到牵连,段苏权要走就让他走吧!李木富想:高脚马是棉竹捆的,久了,绵竹断了怎么办?于是找苏仕华(苏玉医生的儿子)商量拐杖的事,由于苏仕华听不懂段苏权的话,段苏权便画了一个“F”形图,苏仕华便找木匠师傅雷子顺做了两只“F”字拐杖,让他扮成叫花子一路乞讨去找红军部队。

段苏权撑着两根拐杖,一蹦一跳地带动着身子往前挪,讨饭碗在裤腰带上晃荡着。李木富夫妇站在村口,看着这一蹦一跳的可怜身影,鼻子一酸,流下酸楚的眼泪。

 

又一个月后,李木富在洪安街上赶集遇到拄着拐杖的段苏权,段苏权非常感激,见面便喊爸爸,两人抱头痛哭。他告诉李木富,他在洪安街上乞讨。有人对段苏权说:“跛子!快走,有人认出你是失散的红军,还是一个当官的,要把你丢下河去淹死。”

 

于是,李木富迅速找船,把段苏权渡过清水江到了湖南省花垣县茶洞镇,又送给他一百文铜钱,依依离别,这一去便杳无音信。

 

历经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段苏权终成我军赫赫名将。每当看到脚上那块伤疤,段苏权就会想起远在武陵山区的恩人。新中国成立后,他曾多次打算到当年战斗和蒙难的川东武陵地区,去寻找救命恩人,但一直未能如愿。改革开放后,政局稳定了,他再也坐不住了。

 

1983106日,时任全国人大常委、军事学院政委的段苏权怀着多年的夙愿,从北京来到阔别多年的四川省秀山县,参加秀山土族苗族自治县成立大会。

 

回到49年前战斗及蒙难的故地,段苏权感慨万千。在秀山县委、县政府领导的陪同下,段苏权走遍了蒙难地区,访问了不少干部群众,一连查看了5个山洞,由于年代已久,加上他当年也未给李木富留下自己的姓名和暴露自己的身份,始终没有打听到当年的救命恩人的下落。

 

由于时间关系,公务繁忙,段苏权不得不回京。深感遗憾的他只得委托秀山县党史部门代他继续寻找。段苏权返京不久,他回到秀山的消息传到李木富老人的耳中,老人万分激动,立即叫大儿子向秀山县委、政府领导汇报,介绍了当年掩护红军的过程,并邀请老红军段苏权到家里来做客。

 

秀山县党史研究室随即来到李木富家里,终于弄清了50年前发生在雅江乡丰田村这一传奇情缘,并找到当年救护段苏权的几位老人,86岁的李木富,94岁的苏仕华,同时得知李木富的爱人祝文珍已经去世了。

 

段苏权亲眼看到秀山县党史研究室寄来的几位恩人的照片时,激动得热泪盈眶,情不自禁地写信给秀山县委:“见到几位老人的照片,我是多么地高兴呀!他们无愧于红军的亲人,理应受到新社会的尊敬和爱戴。”他还多次寄钱给几位老人,每次都不少于1000元。

 

19844月,中共秀山县委和县政府为了表彰李木富老人,将一块写着“红军的亲人”的匾赠送给了他,转达了段将军对老人的亲切问候;并奉上了段苏权寄来的款项。老人回顾往事,历历在目,千言万语,化作滚滚热泪……

 

长期以来,段苏权从来没有忘记革命老区人民,时常惦记自己的救命恩人。经常托人问候李木富,要什么待遇?而李木富做好事不图回报,未提过任何照顾要求,只要求他,能在村庄前的车田河上架一座小桥。

 

段苏权得知这一消息,便出资给县委政府,委托他们把这一民心工程办好。于是,车田村民出工出力,在车田河上架起了一座水泥、鹅卵石混合的石拱桥。

 

后来群众就把这座桥叫做“红军桥”,县委、政府把当年李木富掩护红军段苏权的岩洞也立了碑,命名为“红军洞”。“红军洞”旁边树立了一块刻写有李木富掩护红军伤员的事迹碑,用来开展革命传统教育。

 

1993928日,段苏权将军去世。段苏权逝世后,时年91岁的任弼时夫人陈琮瑛前来悼念。她说:“长征路上,我们已经为段苏权同志举行过一次追悼会,可他没有死,拖着打碎了的脚,一路乞讨又爬回部队……”

 

如今,在秀山土家苗寨雅江镇江西村苏家坡,“红军洞”、“红军桥”、“红军的亲人”李木富的故事,成为全国军爱民、民拥军、军民鱼水情谊深的革命传统红色教育基地。

 

(通讯员 周胜龙)

共有访客发表了评论 网友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楚?